2011年6月27日 星期一

從街道建築找歷史: 中環士丹利街

士丹利街 (Stanley Street) 屬東西走向,在皇后大道中與威靈頓街之間平衡。東起與德己立街交界,西至嘉咸街交界止,全長約350。士丹利街在閣鱗街交界有中環至半山自動扶梯系統。



由德己立街望向士丹利街。它是中環小數仍有電單車泊位的街道。 (20116月拍攝)



從中環至半山自動扶梯系統附近望向東面的士丹利街。(2011年拍攝)



士丹利街亦是中環一條具歷史性的街道,與中國國父孫中山在1900年代對清朝的革命活動有關1900年成立宣揚革命思想的中國日報報館原址-士丹利街24號,可惜有關的歷史建築物已拆卸。



士丹利街西面清晨仍未營業的露天大排檔。 (2011年拍攝)


20世紀50年代的士丹利街是綠色鐵皮大牌檔的全盛時期,據說當時就出現三四十家鐵皮食肆。




士丹利街露天大排檔。 (2011年拍攝)


士丹利街七十四至八十二號對面有五檔大牌檔,其中四檔在2010年進行接駁煤氣及改善排污等翻新工程,在20111月以新面貌營業。不過,中西區區議員鄭麗琼及黃堅成收到士丹利街街舖負責人及業主投訴,指有大牌檔在緊急車輛通道豎立四支鐵柱,然後以伸縮天篷為營業範圍遮蔭,阻礙消防車等緊急車輛進入之餘,有鐵柱阻礙鄰近大廈火警逃生出口,更可能讓竊匪借柱攀入大廈單位。


街舖負責人及業主曾向大牌檔了解鐵柱事宜,最終報警收場,其中一名業主林先生昨指,他們對保育大牌檔絕對支持,但食環署應做好諮詢與監管,大牌檔從前有「兩枱八櫈」限制,如今卻任擺,業主們憂慮遇緊急事故,枱櫈會阻礙救援及影響附近商戶居民安全。


豎立鐵柱的「陳泗記」大牌檔負責人陳氏夫婦昨重申鐵柱及天篷獲政府部門批准,消防車早前現場測試亦順利進入緊急通道,陳太更指可於兩分鐘內收起天篷,不會影響救火流程。食環署回應指,牌檔可在指定範圍設置伸縮帳篷等事宜曾諮詢中西區區議會並獲支持,該署亦就建議諮詢路政署、運輸署、消防處及機電工程署等部門,有關部門沒反對,但黃堅成批評食環署諮詢有問題。



排隊買六合彩的人龍。


士丹利街亦是幸運六合彩售賣熱點。根據馬會2011年統計,中環士丹利街投注站由1994年至今共賣出36張頭獎彩票,是十大幸運投注站之首。



該街道另一有名的地方是因為有陸羽茶室。


陸羽茶室


始於1933年,最初落戶中環永吉街,創辦人立意打造一家高檔茶室,故以著有《茶經》的中國茶聖「陸羽」為名,除了一盎兩件,還兼辦酒席,有售鮑蔘翅肚,格調較一般茶樓高,消費也貴一截。至七十年代,因業主收回物業而遷到威靈頓街現址,得霍英東、郭得勝等廿多名相熟富豪入股,面積擴充了不少。


樓高三層,裝潢承傳上世紀初的嶺南風格,推開沉疊疊的木門進內,舉目盡是酸枝傢俱、字畫墨寶、彩瓷花瓶等,頭上吊扇吱吱作響,典雅有氣魄。侍者身上仍是傳統的白衫黑褲唐裝,與茶壺、焗盅等構成一種特殊氛圍,彷彿連空氣中的塵埃也透着古意,把人一下子送回舊時的年華中。


上流貴客特別多,來的不是富商巨賈、政經名人,就是紅伶明星或文人畫家,隨便一數都有何添、新馬師曾、張大千、南海十三郎等響噹噹的名字,就連歷任港督也常在此設宴款客,以茶會友之餘,也不時互通消息。如今仍以名熟客佔多,人人非指定座位不坐,盡顯派頭。所以,我未去過,哈哈!


既以茶室為號,茶葉自然不賴。長年供應六種茶葉,普洱、六安事先存放在自家茶倉中,普洱更足足陳化十五年才拿來奉客,喝來濃醇圓潤,味帶陳香,口中餘有絲絲回甘。鐵觀音、龍井、白牡丹和香片都是上等貨色,別人貪平用三、四級的下價貨,她卻指定用特級,又僱有師傅專職調配混茶,買來送禮的人多的是。


沿用以焗盅沏茶的古法,把沸水注入盛着茶葉的盅內,首泡的茶倒掉,再沖水蓋上,待之焗出茶味便倒進杯內,提着銅茶壺的茶博士不斷來回加添熱水,「水滾茶靚」,茶香自然濃得化不開。茶錢不便宜,三十年代每位六仙,現漲至$25元,比普通酒樓貴幾倍,絕非平易近人,但茶色茶味確有雲泥之別,一試便知高低。我不會這樣豪氣去試!


點心款式幾十年如一日,不少如上湯縐紗角、雲腿三絲卷、白汁石斑筒等都幾成絕響,年輕一輩鮮有所聞。統領點心部的鐘師傅,是陸羽的老臣子,選材跟足老規矩,從不用雪藏貨,也沒有習染外頭的壞風氣,點心依然用雙手來造,謝絕半製成品,且打死不依賴機器,全憑手感和經驗來牽引,每口都是手藝和心機。


晚市中菜是一貫的舊派,霸王蓮子鴨、龍穿鳳翼、翡翠桂魚卷...無一不是上世紀留傳下來的古法菜。掌灼的褟師傅,效力陸羽三十多年,師承「廚師狀元」梁敬的徙弟黎培,廚功到家,再刁鑽的菜式也難不倒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