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13日 星期日

從鰂魚涌及西灣河的「太」字樓宇及街道談起太古洋行在鰂魚涌的發展(一)












北角及鰂魚涌在香港開埠時是人跡稀少的地方。

1883年,太古公司將還是荒蕪一片的鰂魚涌,發展成當時香港最龐大的工業區。1884年太古集團在該處成立煉糖廠,稱為「太古煉糖廠」。1901年再興建太古船塢。太古洋行向香港政府批租了鰂魚涌52英畝的海濱地段,興建「太古造船與機器公司」,位置在太古糖廠毗鄰。船塢於1907年建成。在今天康惠花園的位置又興建香港汽水廠。太古與可口可樂公司的關係始自1965年,當時太古收購可口可樂香港專營公司 Hong Kong Bottlers Federal Inc. 的大部分股權,現已被命名為太古可口可樂香港有限公司。太古公司於1978年收購美國鹽湖城的可口可樂裝瓶公司。








 

1900年的太古煉糖廠。太古船塢仍未興建

1930年代太古煉糖廠及Duro油漆廠公司


1930年代的太古船塢。對面岸是今天的茶果嶺及油塘

1950年代的太古船塢。航空母艦也出現在船塢中

1960年代的太古船塢及左下方的西灣河


參觀鰂魚涌的太古汽水廠。我都未去過今天的沙田廠及昔日的荃灣廠參觀(拍攝於1976年)


1970年代重建完成的太古汽水廠

太古洋行向以稱為「太古」?它的創辦人是
John Swire (1793-1847) 1816年在英國利物浦成立一家以經營紡織品貿易為主的小型進出口公司。他的兒子 John Samuel (1825-1898) William Hudson (1830-1884)將業務拓展至海外。John Samuel Swire1855年設立墨爾本分公司,以 Swire Bros. 的名字在澳洲發展業務。John Swire 於一八五九年重返利物浦。1861年,美國爆發內戰,南部各州的棉花進口業務(其紡織品貿易的主要組成部分)被迫中斷,因此他開始發展對華貿易。由於他不滿在中國聘用的業務代理商的表現,因此他決意親自掌管在華業務。他在1866年到達上海,同年124,《字林西報》刊登了一則廣告,宣布 Butterfield & Swire 正式成立。

 

約克郡精紡毛料製造商 Richard Shackleton Butterfield John Swire 在英國的其中一個主要出口客戶。然而,他們的合作並沒有維持多久,經過短短十八個月,這個合作關係便告終。在 Butterfield 的要求下,他們沒有向傳媒發放終止合作的消息,而太古的亞洲辦事處一直保留著 Butterfield & Swire (B&S) 的名字,直至二十世紀七十年代。為配合中國傳統,John Swire 為公司起了一個中文名字 - 太古洋行。「太古」喻意規模宏大、歷史悠久,這個名字至今在亞洲區已是廣為人知。

還有一個有趣傳說是當時的太古老闆想為公司找一個中文名,在中國農歷新年看見家家戶戶貼上「大吉」的揮春,但他對漢字認識欠佳,反而寫出「太古」,於是成為了公司的中文名稱。



 

即將踏入二百周年的太古,目前在全球僱用約十二萬七千八百名員工,從事由地產至航空、農業企業及食物鏈、海洋服務以至貿易及實業等不同業務。集團現任榮譽總裁及永遠總裁均由當初在利物浦起家的太古創辦人 John Swire 的後裔擔任。



太古洋行亦為太古船塢的工人,在附近的西灣河及鰂魚涌一帶興建宿舍,全部均以太字來命名。

 
在太古城旁的西灣河附近,亦曾經有數座前太古船塢宿舍的私人樓宇,於1909年落成,劃分為一、二、三街即現時太安樓之處,樓高四層,每個單位又分為四至五個已婚員工房間,房外擺放三至四張三格碌架床,是提供給船塢單身員工住宿的。至於廁所和廚房是整個單位共用,爐灶是燒柴,可容納人數逾一萬人。

宿舍拆建為私人樓宇後,大廈仍保留「太」字作為樓宇名字,有太樂(1960年落成),太順樓,太祥樓,太富(1962年落成),太康樓(1964年落成)。附近街道第12345街,1909723正式名命為太吉街(從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地圖查看已不存在)、太祥街、太富街、太寧街、太康街、太安街。後來再政府再依「太」字,加上太樂街。



英皇道太樂樓

從康祥街望向太康樓

從康祥街望向太富樓

從康祥街望向太順樓

從太祥街望向太祥樓



筲箕灣道興祥大廈及麗灣大廈

筲箕灣道與太安街交界的太安樓

今天的太安樓,是由置地發展,在1968年落成,一度成為西灣河的地標。
 

直到1979年,太安樓仍然位於海傍。不過踏入1980年代,由於筲箕灣碼頭的多次搬遷,加上東區走廊的興建,使西灣河的海傍不斷北移。及至現在,整個鯉景灣的範圍都是從填海得來的土地。

從英皇道及筲箕灣道交界望向太祥街

從英皇道與筲箕灣道交界望向太祥街及盡頭的筲箕灣消防局

從筲箕灣道望向太富街

從筲箕灣道望向太樂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