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5日 星期三

新加坡自由行(5-8.4.2015)七 - 行政文化區(中)及浮爾頓酒店





行完新加坡政府大廈一攜帶的行政文化區,在亞洲文明博物館前。要過河了,面前是加文納橋(Cavenagh Bridge)是新加坡唯一的懸索橋,也是該地區跨最古老的橋樑之一。該橋橋身離水面較低,緊跨流經新加坡金融區的新加坡河而築。加文納橋竣工於1870年,是為紀念新加坡在1867年成為的海峽殖民地新的英國海外領地而修建的。至今此橋仍保留了橋樑建成之處的原有風貌。


最初此橋叫做愛丁堡橋作為對愛丁堡公爵到訪的紀念,橋樑之後更名為加文納橋,是為了對最後一位印度任命的海峽殖民地首長威廉士·奧佛爾·加文納爵士表示尊敬,加文納爵士1859年至1867年在任。

加文納家族的盾徽仍然標示在橋樑的兩頭。

橋樑是由殖民地工務局的約翰·特恩布爾·湯姆森所設計,P&W Maclellan, Glasgow Engineers花費了80,000海峽元所建造的。在格拉斯哥建造並且測試橋面可承受自身四倍的重量後由貨船運至新加坡,再由新加坡的犯人勞動力重新整合併在一年後對外通行。

當加文納橋不能承受城鎮日益增長的交通量以及橋樑的水上高度在漲潮時無法通過載客量較大的船隻等問題後,政府決定在1910年建立安德遜橋來取代加文納橋。最終加文納橋免遭拆除,成為了一座人行橋,而車輛,馬匹和牛車被分流去安德遜橋。


加文納橋則有一塊警方告示牌樹立在橋的兩頭,限制超過3英擔(152公斤)的車輛通過橋面。這一規則同樣適用於家畜和馬匹。



河的對岸是金融區,當然少不了吸引駐視的中國銀行大廈、Maybank



Maybank 大廈旁有一個由波蘭總統主持開幕的紀念碑是紀念波蘭作家約瑟夫·康拉德(Joseph Conrad,原名Józef Teodor Konrad Nałęcz Korzeniowski1857123─192483日)。他生於波蘭的,是少數以非母語寫作而成名的作家之一,被譽為現代主義的先驅。他在1874年赴法國當上水手,1878年加入英國商船服務,並於1886年歸化英國籍。他在中年才改行寫作,四出遊歷並曾在新加坡居住。一生共寫作13部長篇小說和28部短篇小說。


清晨時間才可以看到新加坡河商下的倒影。

這座中國銀行位於新加坡百得利路4號,由巴馬丹拿設計(香港中國銀行大廈亦是),於1954年落成,屬現代主義款式,樓高18層,直到1974年都是新加坡核心商業區內最高的建築物(被大華銀行大廈第二座所取代)。擴建工程於2000年完成,新座高168米,共36層。大廈的石獅子很像中環的中國銀行大廈其中一對石獅子吧!
從加文納橋可以看到新加坡河的景色,有商廈亦有保留下來啡金色屋瓦頂的店屋。

加文納橋對岸一座大型建築物是浮爾頓酒店(The Fullerton Hotel Singapore),現改名為富麗敦酒店。為一家位於新加坡中心區、新加坡河河口的五星級精品酒店。其此前稱為浮爾頓大廈(The Fullerton Building)或郵政總局,也是新加坡的一處文化和建築遺產。

浮爾頓大廈的名字來自第一任海峽殖民地總督羅伯特·浮爾頓(Robert Fullerton)(任期為1826-1829年)。1919年,作為英國殖民地的百年慶祝儀式的一部分,該大廈被授命建造,並由上海的Keys & Dowdeswell建築公司設計,該建築公司同時也是新加坡首都戲院、中央醫院的設計者。


1920年,建造浮爾頓大廈的計畫浮出水面,但是由於缺少經費,直到19242月,工程才得以動土。建築總耗資坡幣$410萬,在延遲了數月後,19286月浮爾頓大廈竣工。建築物呈新古典主義建築風格,並有槽形的多立克柱廊。


1928年,新加坡治理官休·柯利弗德(Hugh Clifford)宣佈浮爾頓大廈開張,並沿用羅伯特·浮爾頓(Robert Fullerton)命名。建築主要有五個承租方:郵政總局、交易中心、新加坡俱樂部(現在的新加坡城俱樂部)、海運部和進出口部(之後的貿易及工業部),其中亦有商會、一些處理農業、漁業和林業的政府部門在此工作。 

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治時期,浮爾頓大廈成為設在新加坡的日本軍事當局總部。

1997年,香港信和置業有限公司從新加坡市區重建局(Urban Redevelopment Authority)手中獲得浮爾頓大廈。它花費了大約叻幣$3億元,使大廈改建為酒店,並在浮爾頓路對面建造一個綜合商廈:一號浮爾頓。裝潢工程於2000128日宣告竣工。200111日,新加坡總理吳作棟宣佈浮爾頓酒店成立。酒店擁有400間客房和套房。


 為了確保歷史性的浮爾頓大廈能夠繼續從濱海灣可見,市建局制定了一個浮爾頓一號馬路對面的建築物高度要求。這也確保了在浮爾頓酒店的客人能夠通暢地流覽海景。





在浮爾頓酒店外的海濱走廊一個不太明顯的位置放置了由新加坡第一位總統尤索夫·伊薩放置以紀念該國一群立國者的紀念碑。想不道這紀念碑是簡陋及不受重視地放在一個不顯眼地方,相信浮爾頓酒店住客也少有發現。




浮爾頓酒店對面一路之隔是姊妹酒店浮爾頓灣大酒店。該處亦保存了一些古舊建築物,包括:哥烈碼頭(Clifford Pier) (1933), Customs House (1960) The Fullerton Waterboat House (1919) 碼頭是當年移民及乘船者上岸的地方,可見新加坡政府很著力有系統的古跡保育及活化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