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0日 星期五

跟團遊印度2012: 德里的吉祥天女及納拉亞那廟、甘地墓及印度門


另一個自費活動是在德里/新德里最後一天的下午參觀吉祥天女及納拉亞那廟,收費$20美金,是否值得真是見仁見智。不參加的團友只好留在旅遊巴約45分鐘。領隊落力介紹廟內的神像及故事,不過印度神仙及故事之多,離開廟宇已經忘記了八成。


 


吉祥天女及納拉亞那廟建於1938年,是富商貝拉所出資興建。傳說納拉亞那是守護神毗濕奴Visnu的一個化身,其妻子是吉祥天女,毗濕奴有10個化身。與其他印度廟一樣,內裡是不准拍照,亦要除鞋但可穿鞋套入內。印度教喜歡以神話故事傳播教意,所以廟內各處都是不同的印度教神像及壁畫。吉祥天女是印度教的女財神,可保佑信徒獲得財富































印度教信徒入廟拜神的祭品



新德里的甘地墓園 (Raj Ghat) 位於亞穆納河畔,沒什麼遊客。來的多是印度人。這片佔地還算不小的墓園,其實較像公園,偶爾才有外國觀光客罷了!


 


墓園入口在一條不起眼的馬路邊。右旁有一石碑,刻有摘自甘地1925年所著《年輕的印度》一書中所列的“七大社會罪惡”。有管理員守在門口,他主要的任務是提醒你:進墓園必須脫鞋。這是對印度墓園的尊敬,在泰姬瑪哈陵也是一樣,必須脫鞋進入。當然旅行團安排周到提供鞋套,不過仍是要將鞋擺放在鞋櫃,然後進了墓園。所有人要付小款作為鞋襪保管費。領隊自會付款處理。



進入後,一條林蔭道,緩緩通向較高的斜坡路,原來是一片四方形的土坡,土坡上鋪著石板路,種有花草,可以散步。四方形土坡下,是凹下的一片草地,草地中間明顯可以見到一座黑色的平台,也不大,那就是甘地的墓。其實,這是甘地火化的地方,他的骨灰大部份已撒到恆河各處。那座墓,不過就是幾片黑色大理石,疊成一個方台,上面放了一盞長明燈。
墓首刻有印度文「嗨,羅摩!」,是甘地遇刺後的最後遺言,意思是說「哦,天啊!」。由於在入黑的冬天黃昏「躡時間」到訪,看不出個所以言。未免對這印度偉人不敬。


 


甘地是印度教徒,但他後來到英國留學,學習法律,也回國執業。在他的前半生,甘地到過南非,深刻體會種族歧視的問題,因為甘地就是被歧視的對象。回到印度後,甘地自然反省著印度教本身的種姓制度問題,以及更大的,英國白人對印度黑人的歧視與壓榨問題。


甘地完全沒有能力與英國對抗,深具智慧的他發展了唯一的方法,即不合作,不接受英國人的封爵、不進英國的學校、不理會英國的法院、不買英國人的紡織品,而是織自己的土產布匹等。最後,甘地取得印度國大黨的最大勢力,逼得英國在國際壓力及現實狀況下,終於同意印度獨立。

印度宣布獨立,但四方動亂紛起,甘地沒有太大的喜悅,依然進行著絕食的活動,以自身的謙虛、寧靜的演講,希望喚起國人對獨立的重視,也是對種姓制度的廢除的反省。那時,許多印度人奉甘地為英雄,卻也有許多人對甘地表達不滿。

1948年1月30日,甘地進行著一項晚禱的活動,希望世界和平,人與人間不再有暴力、仇恨。然而,傍晚5點17分時,甘地遭一個瘋狂的印度教徒刺殺身亡。甘地的妻子代為領導執政,也被刺身亡;兒子再接再厲,還是被刺身亡。彷彿甘地家人的命運早已註定



印度門 (India Gate)是印度新德里一個突出的地標,位於新德里的心臟,許多重要的道路從這裡向外放射出去。





印度門建於1921年,高42。它是由紅色砂岩和花崗岩建成。印度門由埃德溫·魯琴斯 (Sir Edwin Landseer Lutyens) 設計,以巴黎的凱旋門為設計靈感。最初稱為全印戰爭紀念物 (All India War Memorial),紀念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三次英阿戰爭中為英屬印度而喪生的90000名不列顛印度軍隊士兵。印度獨立後成為印度軍隊的無名戰士墓。門前樹立懸掛印度海、陸、空三軍旗幟的旗桿。


 


印度門背面是一座華蓋,曾放置英皇佐治五世的銅像,現在則遷往德里的加冕公園。可惜印度門因要預備國慶巡遊而封路,只可以遠遠在車上影一張相。


 


埃德溫·魯琴斯是英國建築師,負責設計新德里,所以亦稱Lutyens' Delhi




新德里的印度晚餐








這間餐廳是由侍應負責向各團友分派餸。不夠時可以要求添加



飛機延誤了入閘登機。飛機的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