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4日 星期六

蒲台島石刻

或許以前香港對具歷史的建築物保育意識並不高,香港第一批被列為法定古蹟的文物是散布於港島和新界離島的古石刻。它們都是位於瀕臨海灣的大石上,圖案多為幾何形,亦有人物或鳥獸造型。



蒲台島是位於香港最南端的島嶼。據說島上曾經盛產形如蒲團的海苔,故稱蒲苔島,現今已改稱蒲台。上世紀六十年代有學者在漁民提示下在蒲台島南氹灣發現古石刻。那是香港最南的地方,發現這些遺跡實屬難得。石刻離海面約五米,圖案呈現在兩塊垂直面平滑的大石上,朝向船隻進出香港的水道,在船上的人可以看見。蒲台島石刻在1979年4月27日列為法定古蹟。




在新界原居民村落沒有發現有關石刻。幾何紋飾與新石器時代和青銅器時代的紋飾相似,因此考古學家推斷是三千多年前的先民所刻。

 


在碼頭右方沿小路行,在一處崖邊有政府興建的建石級各下通往石刻,並開闢平台,方便遊人走近細看。該石刻分左右兩部分,石刻由一條闊七十厘米的石縫分隔。紋飾各異,左邊的一組狀似動物和魚,而右邊的一組則由螺旋紋連結組成。因受風蝕影響,有部分紋飾已看不清楚,未知政府長遠如何處理此問題呢?難道要像長洲的古石刻,用透明膠片圍封?

 

更嚴重的是在200711月香港大學亞洲研究中心榮譽研究員威廉·米查姆(William Meacham)考察蒲台島時,發現石刻上有一層黑色物質,估算為因微生物侵蝕而形成的生物膜。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總館長(文物修復)陳承緯指微生物可能是藻青菌(cyanobacteria),亦包含地衣(lichen),會掩蓋石刻上的紋飾。又指香港的石刻都位於沿海地區並時有山水流經,加上陽光充足,故菌膜容易滋生。康文署的職員竟在蒲台島石刻及黃竹坑石刻上試用含異唑酮(isothiazolinone)的特製滅菌劑,以阻止微生物在石刻上滋長,同時噴灑保護層以排斥水分和阻隔昆蟲的侵擾。

 

威廉米查姆指出此做法非保護文物的最佳方法,原因是學術界早在過去20年已確認滅菌劑的使用有可能變相會侵蝕石刻上的文字、圖案,他批評有關部門採取措施前未有深入諮詢學者及專家意見,保護古蹟反過來變成破壞古蹟。

 

螺旋紋早在新石器時代已經流行,或許是人們模仿自然界現象(例如水的旋渦、龍卷風和螺殼),以表達大自然的奧秘。又或是出於遠古人類對大自然崇拜,他們選擇在海邊刻鑿紋飾,進行宗教活動。又或是刻上動物圖案可能為了鎮海護航,幾何紋飾像徽大自然存量,保佑出海的魚民。不過今天仍沒有人能知悉螺旋紋的真正意思。

 

蒲台島的岩石以抗蝕能力較差的花崗岩為主,因此造就不少形狀獨特的風化奇石,如響螺石、僧人石、佛手岩等名勝。可惜當日因行程及在蒲台島午飯安排影響,未有充足時間再到島上其他地方一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