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2日 星期五

文化博物館畢加索展覽的一點感想



每當香港有大型的展覽,經傳媒報導後,必會引起羊群心理,爭相排隊購票參觀。一來,不少人帶著窺探寶物的心態參觀,二來他們不想在親朋戚友間不能討論這社會熱話,三來,做父母的往往自以為對子女好,一定要陪看。


 


頭條新聞一篇畢加索展覽文章則觸碰了這個話題,滲透出不論是展覽主辦者甚至是參觀者都未有一定應有對待展覽的水平。


 


不少人拉著嬰兒車或帶著年幼子女來,他們不會有耐性看那些他們看不懂,認為沒有趣味的作品,結果是四處走,或是發出聲浪。至少大人為照顧他們,看畫的心情也沒有。不少人本身連一些繪畫的基本認知也沒有,我就聽到有人說油畫原來是釘在木架上。又有人不看作品介紹,只純用自己「天真」的心態品評作品,那樣看別人作品,不但沒有得着,而且沒有意思。更有人視看畫是朋友或親人聚會,高談闊論,十分滋擾。場內人多是可以理解,但往往在你看作品入神時,便有三數人在你前面走過,破壞了自己感受藝術品的心境。不過我亦見一位父親嘗試向子女解釋作品及作家生平而高興


 


只可以說數十年來香港的藝術教育只流於教授學生藝術的製作技巧,沒有教授一些藝術的歷史和欣賞方法。我很欣賞在外地的藝術館看見老師帶同學生參觀。


 



看了這展覽,我很悲觀的說了一句,即使香港有十個西九文化區也沒用,文化藝術水平不會好了多少,西九希望不會成為大白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