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6日 星期二

King & Country-阿拉伯的勞倫斯




最近,King & Country 公司為會員發售新一款限量的士兵,是傳奇人物阿拉伯的勞倫斯湯瑪斯·愛德華·勞倫斯少校。主角頭戴阿拉伯的傳統頭巾,身穿英軍軍服。



Te lawrence.jpg


湯瑪斯·愛德華·勞倫斯中校(Thomas Edward Lawrence,也稱“阿拉伯的勞倫斯”,Lawrence of Arabia1888816日-1935519日),英國軍官,因在1916年至1918年的阿拉伯起義中作為英國聯絡官的角色而出名。他成為公眾偶像有部分原因是因為美國旅行家兼記者洛維爾·湯瑪斯(Lowell Thomas)所寫關於那場起義的轟動一時的報告文學,還有勞倫斯的自傳體記錄《智慧的七柱》。許多阿拉伯人將他看成民間英雄,推動了他們從奧斯曼帝國和歐洲的統治中獲得自由的理想;同樣地,許多英國人將他包括在他們國家最偉大的戰爭英雄之中。

1896年,勞倫斯進入牛津公立男子學校(City of Oxford High School for Boys)就讀。1907年,19歲的勞倫斯獲得了牛津大學耶穌學院每年50英鎊的獎學金,主修現代史。大學畢業後不久,19111月,22歲的勞倫斯以考古工作者的身份返回中東,參加了發掘奧斯曼帝國境內赫梯王國(Hittites)都城卡赫美士(Carchemish)遺址的考古行動。1914年春天勞倫斯離開卡赫美士。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因為勞倫斯會講阿拉伯語,瞭解近東地區的風俗和民情,所以從倫敦的總參謀部地理情報分部調派往開羅的陸軍情報部工作。

191410月,土耳其作為德國的盟友宣佈參戰。114日,奧斯曼蘇丹以全世界穆斯林領袖——哈裏發的名義,宣佈保衛伊斯蘭國家,對協約國進行聖戰。土耳其參戰後,中近東戰線出現了對英國不利的形勢。到1915年下半年,土耳其軍隊進攻了埃及,圍困了亞丁保護地,英軍在美索不達米亞和達達尼爾海峽相繼失利,在阿曼、蘇丹和波斯灣地區還面臨一些酋長發動的“聖戰”。在這種情勢下,英國駐埃及高級專員麥克馬洪(Sir Henry McMahon)向來自哈希姆家族的麥加謝裏夫(Sharif,意為“聖裔”)侯賽因·伊本·阿裏(Hussein Ibn Ali)提供現金和武器,並允諾在戰爭結束後成立一個統一的以大馬士革為首都的阿拉伯國家,承認他為阿拉伯之王。雙方的談判以往來文書的形式記錄在案。

191665日, 1500名阿拉伯騎士在麥迪那對空鳴槍,宣佈阿拉伯獨立。610日,侯賽因的長子阿裏(Ali bin Hussein)和三子費薩爾(Faisal bin al-Hussein bin Ali al-Hashemi)聯合指揮的漢志戰士包圍了聖城麥加,土耳其的漢志總督加里布帕夏帶著親衛隊逃往漢志山脈中的避暑勝地塔伊夫(Ta'if)。經過20多天的圍困,麥加守軍向漢志軍隊投降。在這裏,侯賽因向全世界穆斯林發表宣言,公開譴責土耳其當局迫害和屠殺阿拉伯民族主義者,背離伊斯蘭教精神,並宣佈阿拉伯脫離奧斯曼帝國而獨立。

阿拉伯起義爆發後,駐開羅的英國中東事務大臣羅奈爾得·斯托爾斯勳爵(Sir Ronald Storrs)於191610月動身前往漢志拜訪侯賽因,勞倫斯奉命陪同他前往阿拉伯地區執行這一外交使命。斯托爾斯答應從開羅為起義軍隊提供金錢和給養,勞倫斯中尉則被留下來對漢志戰爭的形勢進行評估。

19161016日,勞倫斯從英軍中東總司令部所在地伊斯梅利亞乘船抵達吉達港。他在那裏與侯賽因的次子阿卜杜拉進行了會晤,不久又見到了阿卜杜拉的兄弟阿裏和費薩爾,很快成為費薩爾的摯友和軍事顧問。在勞倫斯的建議下,阿拉伯起義軍北上奔襲奧斯曼帝國腹地,破壞漢志鐵路,佔領了延布、瓦季、亞喀巴等城市。

191710月到11月間,英軍中東總司令艾倫比將軍(Sir Edmund Allenby)向土耳其防線發動總攻,勞倫斯及阿拉伯部隊奉命配合,對敘利亞展開進攻。1918930日,費薩爾的阿拉伯軍先頭部隊進入大馬士革。費薩爾在這裏宣佈自己為敘利亞國王。

19181028日,勞倫斯返回英國。1919年召開巴黎和會時,他與費薩爾一道前往凡爾賽,為爭取阿拉伯國家獨立做最後的努力。但該努力以失敗告終,敘利亞轉歸法國委任統治。英國隨後安排費薩爾成為伊拉克國王,其兄阿卜杜拉成為外約旦的埃米爾。

由於感覺自己爭取阿拉伯獨立的事業被政客出賣,勞倫斯在戰後拒絕出任總督等職位,而是選擇隱居生活。19228月,在一些地位很高的朋友的幫助下,勞倫斯以“約翰·休·羅斯”的假名加入英國皇家空軍。兩星期後由於被記者發現真實身份而被迫退出空軍。不久他又化名“湯瑪斯·愛德華·肖”加入英國陸軍,在此期間完成了有關阿拉伯戰爭的回憶錄——《智慧的七柱》。1925年,勞倫斯離開陸軍,重新返回皇家空軍。

勞倫斯有很多著名的朋友,包括邱吉爾,著名作家肖伯納、湯瑪斯·哈代和龐德,以及著名軍事歷史學家利德爾·哈特(Basil Liddell Hart),還包括他以前在中東英軍司令部的同僚們。《智慧的七柱》出版後,勞倫斯成了一個富翁,但是不久他將版權及其收益全部捐給了一個慈善組織。為了彌補微薄的收入,勞倫斯替一個美國書商翻譯了荷馬史詩《奧德賽》,還撰寫了一部描寫皇家空軍生活的小說《鑄造》。

1935225日,勞倫斯達到46歲的法定退役年齡,不得不從皇家空軍退休,隱居於多塞特郡的鄉間農莊“雲霧山”。1935年正值英德交惡之際,勞倫斯在英國外交部的一個叫亨利·威廉森的朋友認為,曾經受到希特勒公開稱讚和欽佩的勞倫斯也許是唯一能夠勝任與希特勒進行談判的人,於是邀請他去倫敦商討此事。513日清晨,勞倫斯騎摩托車去郵局拍發電報。回來的路上為了躲避兩個騎自行車的男孩,勞倫斯失去了控制,猛然摔到地上,頭部嚴重受傷,六天以後在醫院去世,被安葬在多塞特郡莫頓鎮(Moreton)的聖尼古拉斯教堂墓園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