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8日 星期五

元朗逢吉鄉上將府

不論貪富,香港一直以來是內地人逃難避世求新生活的地方,由太平天國在廣東動亂,晚清時期內地人希望有較好的工作收入,二次大戰日軍進軍廣東而逃難來港,大陸赤化及文化大革命爆發,甚至近年那些單非雙非兒童要來港居住求學。在元朗逢古鄉,有一座上將府,見證了民國時間一代軍閥將領沈鴻英戰敗避難來港的事跡。



上將府整個建築包括了上將府主樓、沈氏宗祠及協威樓。上將府由民初軍閥沈鴻
英所興建。上將府中間為大宅,而左右兩側分別為沈氏宗祠及協威樓,門樓上題 有「鎮南堂」三字。該處仍是私人民居,雖然門樓日間沒有上鎖,只要打開便可以進入屋前空地拍照,但還是避免進入屋內拍照滋擾居民。建築物容合了民國早年中西混合的建築風格。可惜這樣建築獨特而有特殊歷史背景的建築物並沒有被定為法定古蹟或評為歷史建築物。

上將府主樓。

 沈氏宗祠。

 屋內保留了當年「大廈」落成的紀念玻璃架。






























屋內仍然是昔日的木製樓梯。

 協威樓。

門樓上題 有「鎮南堂」。

沈鴻英生平如下:

沈鴻英字冠南,原名沈亞英,清同治十三年(一八七四)十月十五日誕生於廣西雒容縣,先世是廣東嘉應州(今梅州市)客家人。沈鴻英兄弟姐妹成年後,已先後婚嫁,他的長子榮光亦相繼出世,為改善家庭生計,兄弟二人勤力農事外,每年秋收農閑後都結伴行走江湖,到鄰近州縣墟場販賣一些雜貨及膏丹丸散等藥物,賺些微利貼補家用,亦各自表演一兩套少林拳腳工夫,藉以吸引觀眾。光緒廿六年冬,他們到柳城縣長塘圩開檔時,遭到總團練秦少衢的部屬何老九率眾前來踼檔搶劫,他的長兄當場傷重斃命,沈鴻英最後脫逃。他為避仇家追殺,往投援桂湘軍忠字各營統領黃忠浩麾下充當兵勇,數年後升充獎五品藍領(相當連長軍階),迨與李德山結識後不久辭職。光緒三十年五月十一日,陸亞發在柳州起義之役,李德山曾邀他們參加。

之後,他在宣統三年(一九一一)三月二十九日,參加了廣州起義。同年八月十九日(陽曆十月十日)武昌起義,各省紛紛響應,沈鴻英參加王冠三領導的柳州起義。劉古香這時已出任廣東都督胡漢民的秘書長,而王冠三於劉古香、李德山亡命廣東、香港時,曾代理為負責人,故此次柳州起義時,被推為義軍司令。沈鴻英受委為第三營管帶。中華民國建立,他再升任幫統調駐賀縣。民國三年春,肅清湘桂邊境土匪,又擢升廣西中區第三正司令,駐屯鬱林。

民國五年袁世凱稱帝,各省多表反對,紛紛宣佈獨立,廣西都督陸榮廷亦通電宣告廣西獨立,派兵討伐袁世凱,其中派沈鴻英為援湘桂軍司令,率師北上湖南會攻擁袁派之湘督湯薌銘。

民國六年(一九一七年)七月一日,安徽督軍張勳等舉兵入北京,擁護遜清廢帝溥儀復辟帝位,孫中山先生由上海南下廣州,策畫護法運動,宣告兩廣自主,國會議員紛紛南下。九月十日成立護國軍政府,推舉孫中山為海陸軍大元帥。民國七年元月五日,陸榮廷與莫榮新等在廣州成立「護法各省聯合會」,對抗孫中山領導之軍政府。同年八月,沈鴻英奉命以護國第三軍司令兼粵贛湘邊防督辦移駐韶關,復奉命兼任南韶連鎮守使及嶺南道尹。

由於南北政府之分裂,各省軍頭都視中央政府如無物,只重視個人勢力的擴張,中山先生鑑於現實情勢的無奈,乃於民國八年(一九一九)八月七日辭去七總裁職務,另籌救國安民之良策。

岑春煊亦於十月廿六日辭七總裁主席職務轉往上海。岑春煊辭七總裁主席職務以後,南方中央政府組織無形瓦解,舊國會議員乃於民國十年(一九二一)四月七日召開非常會議,推舉孫中山先生為非常大總統。中山先生於五月五日就職後,命粵軍總司令陳炯明率領粵軍進入廣西討伐陸榮廷。陸榮廷最後戰敗出走安南。

民國十一年(一九二二)春,陳炯明陰謀叛變,對孫大總統之北伐大計多方阻撓和破壞。是年六月十六日凌晨三時許,陳炯明公然指揮洪兆麟、葉舉率兵四千餘圍攻總統府,並砲擊觀音山粵秀樓官邸,孫大總統情早得密報登上楚豫艦急擬電報,號召各軍討逆。十七日改乘永豐艦,再度電令北伐軍迅速回師廣州靖亂。十八日,沈鴻英在江西電覆謂即可回師廣東靖亂,由吉安率部入粵回桂,途次韶關附近,為湘軍陳嘉祐及李明揚所阻;欲回師贛南,又為李烈鈞所阻,乃退踞粵贛湘邊區另謀出路。北伐軍未能回師廣州靖難,孫大總統決定暫離廣州,八月九日前往上海。

沈鴻英困守粵贛湘邊區,餉糈漸感不繼,處境艱難,遂於八月中旬通電向孫總理投誠,率其所部由湘邊回桂,乘勢驅逐韓彩鳳,佔據荔浦、平樂、修仁、鹿寨、雒容、柳州一帶。十二月十九日,沈鴻英在柳州接到孫中山先生從上海發來的密令,指示討伐陳炯明的策略,沈氏隨即遵令知會擁護中山先生之滇桂粵各軍高級將領,於十二月廿六日在藤縣白馬廟舉行會議,共商討伐陳炯明的戰略和合作事宜。會議結束後,各軍迅即展開會師廣州的行動,史稱為「白馬會盟」。

民國十二年(1923)一月十六日,滇桂粵聯軍會師廣州。孫總理於廿一日回到廣州設立陸海軍大元帥大本營,並擔任大元帥職務。二月二十四日,孫中山下令指定肇慶至梧州為沈軍防地。沈對孫中山命令,陽奉陰違。沈秘密派員與吳佩孚聯絡,經吳佩孚的推薦,三月二十日,北京政府發表沈為廣東督理。北京政府授予沈鴻英的榮銜是「勳二位一等文虎章協威將軍陸軍上將」,不僅是將軍銜而已,還授予勳位及獎章。四月十六日,孫大元帥特任沈鴻英為桂軍總司令。同日,沈在新街宣佈就北京政府任命的廣東督理,並率部進攻廣州,以李易標部為前鋒攻觀音山。孫中山指揮滇軍楊希閔部及桂軍劉震寰部迎擊,四月十九日沈部被迫退出廣州。五月廿二日,孫大元帥下令通緝沈鴻英、李易標及沈榮光,並撤銷所任各職。卅一日,李易標率其所部往投陳炯明,沈鴻英則率師回桂進據桂林。

一九二三年十二月,北京政府委陸榮廷為廣西全省善後督辦。這時候,廣西為三大勢力所割據,陸榮廷、沈鴻英及李宗仁、黃紹竑。名義上陸榮廷仍為廣西領導人。

一九二四年一月八日,沈鴻英上書孫大元帥表明其忠誠之志,誓言服從命令,祈望澄清誤會,准其率軍還粵,完成討逆北伐之任務。二月廿三日,沈鴻英正式向大元帥悔過自新,孫大元帥再度任命為桂軍總司令,並撥款銀二萬元及子彈十萬顆。令率所部返回廣西討伐陸榮廷。三月一日,孫大元帥又任命沈鴻英為廣西總司令。民國十三年五月二十一日,沈鴻英遵從孫大元帥命令回師桂林,向陸榮廷發動總攻。九月廿一日,廣西總司令沈鴻英及部將鄧佑文、陸雲高等電呈孫大元帥,報告渠等於九月十二日及二十日連敗陸榮廷、韓彩鳳軍,收復全州。廿三日,廣西總司令沈鴻英再電呈孫大元帥,報告該軍克復桂林後,再克靈川、興安、全州等地,秩序安靖,並請示方略。


民國十四年(一九二五)一月三日,建國軍廣西總司令沈鴻英抵平樂,以移防為名,集四師兵力於象縣、鍾山、平樂、賀縣一帶,分三路進攻潯州及梧州,聲言受孫中山先生密令討伐黃紹竑。李宗仁、黃紹竑於十三年八月擊敗陸榮廷各部後,已擁有廣大地盤,實力大增,因此,對沈鴻英的行徑甚為忿怒,向中央請示後,並於一月下旬完成部署,分路向沈軍陣地推進。沈軍在兵力及裝備上雖佔優勢,但戰略戰術卻處於劣勢,節節潰敗。一九二五年五月底沈軍主力終被李黃聯軍擊潰,乃於是年秋宣告下野,出走香江。

沈氏族人最後定居錦田,在沙埔以北建立逢吉鄉,並在此興建大宅「上將府」。逢吉鄉的命名寓意沈氏身經百戰,每次皆逢凶化吉。1938年(民國27年),沈鴻英在香港病逝。享年68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