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7日 星期五

禮儀師の奏鳴曲 (Departures) 讓你找回一些違忘的人生意義

在東京當職業大提琴手的大悟(本木雅弘),所屬樂團突然解散,他無奈帶著妻子美香(廣末涼子)回到故鄉山形的老家落腳。失業的大悟發現一則「旅程歸途助理」的招聘廣告,誤以為是旅行社助理,在見工時才得悉是送別先人的禮儀師,負責在葬禮上清潔遺體和整理儀容等的入棺儀式。

大悟雖然非常恐懼和抗拒,但為了生計只得接受新工作;跟隨著老闆(山崎努)經歷一場場的儀式,他漸漸了解妝扮死者的重要意義,甚至尋回失落已久的親情…

《禮儀師の奏鳴曲》是一個美麗而又不尋常的動人故事,借複雜又獨特的日本禮儀,表達世人共鳴的喜悅和感動。



故事開始,編劇已經很聰明的以對比的手法,帶出人生的無常,不但是生與死,即使在生活上面對的失業。現今在金融海嘯的大氣候,商業社會是無情,企業賺本便要裁員結業。男主角(本木雅弘)在一段貝多芬第九交響曲合唱部份(快樂頌)的歡愉後,便要面對殘酷命運-失業。為了生活,真是甚麼可以生活的工作都會做,即使是殯儀服務,也會當上,世俗對厭惡性工作的不理解,己不再重要。


可是,男主角的太太(廣末涼子)、舊同學、死者的家人都鄙視殯儀服務,但在整個故事,你會漸漸感受到他對工作的熱忱,感受到死者家人對離去親人得到貼身照顧的安慰,你不期然會想起街上的清道夫、早上拾拉圾的老公公老婆婆,滿身汗臭的地盤工人,甚至是看更的尊重,職業無分貴賤,只有收入的高低。最終男主角的太太明白了這點,接受了他的工作,亦在參與丈夫舊同學母親的入棺儀式對對丈夫的工作表示認同。


人生雖無常,生死有命,但總有希望,有生機,是大自然的循環。影片中,冬天過後是春天,大地長滿青草,葬禮後會出現充滿活力的天鵝在天空飛翔,無聲或傷心的葬禮後又會有主角在青草如茵的山頭奏起優美的大提琴音樂。


殯儀服務老闆的公司地下沒有佈置,只有棺木,但在二樓卻是種滿植物的溫暖小天地。正好讓大家知道,死並不可怕,並不是一個結束。片中指出:「死亡不是一個終結,死亡只是一扇門,穿越了這扇門便會去到另一個境界。」


 



 


死的同時,亦向大家帶出珍惜眼前人,活在當下。老闆雖然老邁,但仍找熱愛美食,男主角的舊同學與母親不和,但在母親的葬禮上都要目睹火化的過程,男主角不滿兒時父親拋棄他與母親離婚,但當看見離去的父親,手還拿著兒時一起在石灘拾的石頭,甚麼仇恨也化成傷痛的淚水。所以,不要等親人離去時才發覺自己在他生前的冷淡,後悔已太遲。



導演用很自然細膩的手法拍出令人感動的電影,值得一看,不失為本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