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8日 星期一

以業主立案法團管好私人大廈, 談何容易!

東方日報 - 還看今朝:舊樓法團設立難


有鑑於土瓜灣馬頭圍道發生塌樓事件,有人批評,若干處理民生事務的官員在事件中辦事不力,主要原因有二:一、作為主要處理民政的官員,竟然沒有在事發後立即趕赴現場慰問災民,善後工作亦未如理想;二、其負責之民政局,有責任協助全港舊式大廈成立業主立案法團,以便進行維修工作,意外顯示有關官員失職。


雖然民政事務局有份協助大廈成立業主立案法團,但有人發現,舊樓成立法團其實存在某些難處。首先,不少舊樓內只有租戶而沒有業主,而且大部分租戶都不願意承擔業主的責任,出資維修大廈或者清潔住宅相關範圍。


多年前,民政事務局協助地區的區議會、社區組織、大廈業主立案法團及互助委員會等發起沙士後的全城清潔運動,但在某些舊樓沒有業主立案法團,大廈住客只是租戶而非業主,政府欲對不履行責任的業主實行「釘牌」亦無從入手。


其次,不少舊式樓宇都是樓高五層、一梯兩戶,即一幢才十戶,有些更可能只得五戶。相對於新式私人大廈有數百個住戶,政府為極少量戶數的大廈成立業主立案法團,同時要為這些法團制訂法例,這是否合適?另一方面,政府又如何在這些舊樓業主間體現民主協商的原則?


至於日後可能實施強制驗樓,有指這違反人權,將來亦有修例可能;今日因塌樓一事而獲得各方支持的強制驗樓,日後於立法會認真商討時,就可能發現問題處處,修例不成。


何志平


 


前民政事務局何局長可謂了解現實情況。政府在大廈管理的方針是要業主自己管理大廈及進行維修。政府不會取代業主在私人大廈管理的責任。成立業主立案法團是由業主主導,政府只是推介及向有意的業主解釋成立的方法及日後運作怎樣做及提點要合乎有關法例。



即使有法團,亦眼見有不少委員因搬走/辭職,不願進行補選,甚至委員任期到了又不開周年業主大會改選,最終法團真空。現有業主亦不願意成為委員,結果法團經過幾年後人去留空,有等於無。


當然法團運作時的爭吵、人事鬥爭、金錢利益等又是另一個複雜議題。


業主不齊心或不在單位居住而其他業主又找不到,政府作為第3者實難以取代業主帶頭管理大廈。對於那些賴皮業主或年老無錢的長者或只是收租的業主,任何釘契(樓契)作出不大。或許坐牢可以改變情況!


除非政府願意出頭為沒有任何管理的大廈業主進行大廈維修而又把業主不繳交維修費預計在內,否則樓宇失修的事件日後仍然會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