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7日 星期一

開國大典油畫,藝術家的無奈!


今年101日是中國成立60周年。60年前的1949101日,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上用他那帶有湖南口音的洪亮聲音向世界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頓時,天安門廣場上萬頭攢動,人們高呼萬歲,用心體驗著這一歷史性時刻的幸福。


遺憾的是這一莊嚴偉大時刻沒有留下較為完備的影像材料。據記載,為了記錄下這歷史性的一天,保存珍貴的歷史鏡頭,莫斯科一個電影攝製組專門來中國幫助拍攝了開國大典這一天的盛況。這些從各個角度拍攝的膠片無疑是最珍貴的歷史資料,但幾天後,存放膠片處卻意外失火,人們奮力搶救也只保住了其中一小部分——就是現在我們常在電影電視裡看到的那部分鏡頭。兩年後,一位開國大典的親歷者用他的一幅偉大作品向世人展示了這一歷史性時刻的莊嚴,這在某種程度上彌補了一點缺憾。這位親歷者就是時任國立北平藝術專科學校(中央美術學院的前身)教師的董希文,而這幅作品就是彪炳千古的歷史巨作——油畫《開國大典》。


董希文,19146月生於浙江省紹興縣。父親董萼清是當時頗有名氣的收藏家。1918年董家遷往杭州,董父常帶幼年的董希文到杭州博物館、西泠印社去看字畫,給這位藝術家日後的發展帶來了重要影響。1933年,董希文考取了蘇州美專,一年後又考入國立藝專本科。此後他又到上海美專借讀半年,並先後到湖南沅陵國立藝專、河內巴黎美專分校學習。19437月,去敦煌藝術研究所臨摹壁畫,並與常書鴻到南疆公路工地寫生。敦煌的3年艱苦學習讓董更好地認識了中國藝術的博大精深並將其與自己堅實的油畫造型基礎結合起來,為日後的油畫中國風奠定了基礎。19468月經吳作人、李宗津推薦,董希文開始到北平國立藝專任教。


19504月,北平國立藝專與華北大學美術系合併為中央美術學院。沉浸在新中國成立與新美院成立雙重喜悅中的美院藝術家們畫了大批革命歷史題材畫作。董希文也是這一新潮流中的一員。


1951年初,中國革命博物館根據中宣部、文化部的指示,開始籌備建黨30周年畫展,具體工作由中國美術家協會、中央美術學院領導蔡若虹、江豐、王朝聞組織。北京、華東幾十名畫家的幾百幅作品參加了展覽。展覽的作品充分反映了新中國藝術家的創作水準及新中國成立過程的篳路藍縷,但體現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氣氛卻不夠。一年後,中國革命博物館決定委託中央美術學院組織完成一幅巨型油畫——《開國大典》。而中央美院又把這項艱巨的任務交給了幾次奉命為領袖、英雄畫像,並參加過開國大典的37歲青年畫家、中央美院知名教授董希文。這就是開國大典的創作起因。



(右方的藍衫高崗不見了)


《開國大典》第一次改動是在高饒事件定性之后。當時有人通知董希文,去掉畫面中高崗的畫像。《開國大典》原作中的第一排領導人全是國家副主席,從左至右依次是:朱德、劉少奇、宋慶齡、李濟深、張瀾、高崗。為使畫面不受損害,董希文在其他油畫上做了多次實驗后才動筆,刪掉了高崗畫像。事實上,這次改動對於整個畫面來說並沒有什麼損害。董希文說:這幅畫在構圖時,高崗就有擠在邊上的局促之感,去掉他對構圖倒有好處。

《開國大典》第二次改動是在正處於文化大革命風頭浪尖的1972年。由於劉少奇被林彪、四人幫一伙打成叛徒、工賊、反革命,這次改動就是要在開國大典中去掉劉少奇的形象,換上董必武的全身像。董希文雖然是搞美術的,但他卻深信劉少奇的清白。當四人幫在美術界的代理人通知他去改《開國大典》時,當時已身患癌症的他內心痛苦是可想而知的。他的女兒董一沙在回憶當時情形時說:當時父親病痛難捱,但他心靈的痛楚則更為劇烈。為了減輕他的痛苦,哥哥要替他去改,他堅決不同意……”《開國大典》上沒有了劉少奇,董希文心中也從此對這幅作品多了一層牽挂。他說:一個搞藝術的人對自己的作品要負責,要負責一千年……” 他多麼希望有朝一日親手將劉少奇的形象恢復在《開國大典》上, 他無時無刻不在等待這一刻的到來。當時,董希文的癌症已到晚期,為能挨到這一天,他親手刻了抗癌百折不撓等印章,以鼓勵自己戰勝疾病。他對學生們說:真希望再有20……”令人感到惋惜的是,董希文最終沒能等到這一天的到來。197318日,董希文不幸逝世。臨終前,他還對沒能親手恢復劉少奇在《開國大典》上的畫像而感到抱憾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