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5日 星期一

正新書院


昨日政府昨日就戒毒學校基督教正生書院申請遷入梅窩空置校舍舉行諮詢會。梅窩居民以兩大理由反對正生遷入梅窩,即「選址錯誤」,以及認為梅窩應開辦一所中學,避免區內學生「長途跋涉」往市區上課。逾3小時的諮詢會中,居民情緒激動,經常報以噓聲反對,兩度需要警員介入調停。有出席諮詢會的正生學生哭了出來。


香港普遍市民都反對在自己的社區面對一些厭惡性的人出入。早有九龍灣麗晶花園反對精神病診所。又有市民反對在民居對面設立康復中心和宿舍。反對來自市民對這群弱者產生危機的擔憂,而受影響的市民有沒有對那些弱者有正確的了解,還是堅持已見,不許作出讓步?


市民表示,自己的子女要長途跋涉坐船到香港島上學。無法,因為梅窩學生不足以維持一所正規學校,他們要接受,但沒有,反而阻止正生書院真正有需要的學生獲得更好的讀書環境。現時正生的學生對附近的居民已經構成危險嗎?


很多時,香港人只有「小我」,沒有「大我」。香港人時常為一已私利而反對,絕不應該。另一方面,政府對青少年戒毒的配套明顯不足,如果是重視,即使撥款也會為正生建一座校舍,提供經濟支持。學生成為梅窩居民的出氣袋,何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