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8日 星期五

灣仔維景酒店隔離的內裡情況


七日的灣仔維景酒店隔離結束。我工作的部門自然成為必須徵召的部門參加跨部門工作小組。零三年沙士,淘大花園出事,亦是徵召我工作的部門以相同方式工作。不過,今次事件仍然看見政府部門間運作混亂,發放的資訊不能滿足酒店旅客的需要,而旅客的要求亦未能迅速得到回應,令他們不滿。


首先,今次事件,政府在早期只為酒店旅客舉行一次英文簡介會,沒有以國語/廣東話講解,只以中文/國語即場解答查詢。這當然令酒店的中華兒女不滿,各工作人員指我們政府歧視中國人。而自簡介會後,高層就此要求的回應是不希望有太多群眾聚集引起感染。但是連日來酒店旅客都在地下大堂舉行派對聚會,不少人更不戴口,如果情況真是如此危險,為何政府容許他們聚集,引起病毒傳播。可見講一套,做一套,隔離工作也是門面功夫。


事實上,旅客的問題縱使是五花八門,有些更是任何人也未必想到,例如要求以不同理由作出賠償但作為前線人員,所得到的支援是絕對不足,沒有足夠資料回應查詢。而問總部住住沒有即時答案,只要求我們傳真有關資料給總部。之後,有時全日也沒有回應。難怪有些旅客不滿以至憤怒。


旅客需要填表格更改飛機航班,再由總部轉交中旅社,一手交一手,速度自然慢,結果,7/5星期四晚仍有旅客沒有收到新航班資料。結果他們只好向我們前線人員查詢。我們根本沒有任何中旅社的資料,而總部提供的中旅社電話在辦公時
間後沒有人接聽,電話給了旅客亦沒有用。又一次令他們無奈和不滿。


在酒店,物資也缺乏,影印、傳真要依賴酒店協助,有時都替酒店員工辛苦,不
過,為了自己要完成工作,無辦法。手提電腦用品也沒有,只有民安隊有電腦。


工作人員沖身服務都是強烈提出後,才安排自己去在老遠的摩利臣山泳池。不過,誰人會去呢?如果是高危病毒,就會由工作人員身上帶到社區去。



事情結束了,真是要感謝酒店的員工。他們無奈被隔離,除了仍要輪班服務客人,更要為政府人員服務,經常要傳真及影印,甚至要協助派物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