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1日 星期六

香港藝術節孫尹婷豎琴獨奏會

今年的香港藝術節已經開始,昨晚去了大會堂聽孫尹婷豎琴獨奏會。



先來介紹表演者孫尹婷(內容來自大公報):


豎琴是傳說中天使的樂器,是不少女孩子夢寐以求想學的樂器,然而,因為它的體型龐大,一直都較冷門,要學也不容易。本港少數的豎琴演奏家孫尹婷,對豎琴可說是「又愛又恨」。


冷門樂器難買難學


坐在咖啡室內的孫尹婷,一把輕柔的長髮垂肩,亭亭玉立,具有很典型的豎琴演奏家的優雅姿態。中學時代,她被豎琴優美的音色與神話般的色彩所吸引,十五歲開始學習豎琴,到入讀中文大學音樂系,在美國西北大學完成碩士及博士學位,過程中,要克服一個又一個的難題,掙扎過,猶豫過,但仍堅持下去。


孫尹婷在中三考完八級鋼琴後,想學另一種樂器,當時演藝學院舉辦豎琴樂器課程,由Michelle Abbott教授,她便報名面試。當時豎琴在香港仍是很冷門的樂器,連她在內,這個課程只有三個學生。


她說,學習豎琴比鋼琴需付出更多的恒心和毅力:「初學豎琴時,自己沒有樂器,要回學校練琴,試過摸門釘……。樂器本身又難買,初時不知怎樣保養和維修,要找老師亦不容易……」加上,為豎琴撰寫的曲目不多,一個作曲家只有一、兩首豎琴作品,不像鋼琴那麼種類繁多,豎琴的曲目都是浪漫抒情一類,容易令人感到「悶」,雖然有些曲目是為豎琴重新編曲,但會失去樂曲原有的味道。她說:「有些時候,會感到很無奈。」


身心放鬆手腳配合


令她繼續堅持的動力,源自對樂器的「鍾愛」,她說:「雖然我也喜歡鋼琴,但沒想過要當鋼琴家,總覺得欠缺某些東西,也許是與樂器之間的默契吧!直至彈奏豎琴,令我感覺很舒服。」豎琴弦線的震動,震動她的心靈,反而,鋼琴敲打出來的音調,顯得較為冰冷,孫尹婷像找到了心靈契合的夥伴,她說:「豎琴用手彈撥,是攬住它彈奏,更有親切感。」


試過有一次,她要換琴,訂了一部較大的豎琴還未送到,舊的一部已賣掉,其間幾個月沒有琴練,她感到心情較為煩躁,容易發脾氣,她才發現豎琴原來一直以來,能平靜她的心情,安撫她的情緒。


學了三年後,孫尹婷決定專注在豎琴上,於是,中六時買了她第一部小型豎琴,還要從外國訂購回來,此後,她更換了多部豎琴,一部比一部大,如今家裡的一部是演奏會常用的制式。


作為豎琴演奏家,孫尹婷說,除了琴技的練習,也須時刻保持心身狀況和情緒的健康,儼如一位運動家。鋼琴家要小心呵護手指,保持手指靈活,而豎琴演奏家更需要小心保護手腳、肩膊和頸部,不能扭傷,因為演奏豎琴講究全身肢體和手腳配合。她說:「我不能去滑雪、溜冰或打球!」不過,她會游泳和跑步,因為演奏樂器時需要放鬆肌肉,運動是最好的方法,讓心靈與身體上都得到放鬆,亦有助減壓。


儀態舉止不可忽視


除了技巧的訓練外,恩師Abbott更會關注到她的衣著打扮及儀態舉止,她說:「雖然這些不是最重要,但也不可忽視,演奏家是一個表演者,由視覺到聽覺都要帶給觀眾美的感受。」


現年二十九歲的孫尹婷,現於中文大學擔任豎琴導師,現今學豎琴的學生比以往多了,在教學上,她感覺香港的學生較循規蹈矩,反而扼殺了創意,她著重學生的獨立思考,鼓勵與學生一起討論關於音樂的課題。


除了教學外,孫尹婷希望多些嘗試用豎琴演奏中國傳統樂曲,探索豎琴演奏的領域。在今次香港藝術節中,她將首演一首由作曲家陳慶恩為豎琴撰寫的作品《細說天使》,同時,亦會演奏一些皮爾尼、聖桑的傳統豎琴作品,美國作曲家沙薩度的作品,以及日本二十世紀作曲家武滿徹的作品《向海》等。


音樂會並不長,全長1小時30分包括15分鐘的中場休息。不過,卻是一個不能稱心滿意欣賞的音樂會。


音樂會在晚上815分開始,相比一般晚上8時開始的音樂會己經算遲,但香港人總是忙及遲到,遲到的人在表演中先後兩次在音樂演奏完畢後放進場,第二次的時間更是大約845分,實在是對表演者和觀眾的滋擾和不尊重!


另外,或許觀眾認為豎琴音樂比交響樂容易聽,有些觀眾的基本文化素質也沒有。有一個人沒有關手機,所以在表演時發出聲響,實在不能原諒!又有幾位觀眾或許是表演者的fans、學生又或是為了寫blog,竟然在表演時用閃光燈拍照,可怒也。而昨晚一些演奏的豎琴音樂並不容易聽,又有不少觀眾「放蚊」,和翻閱場刊而發出聲音。更甚是由於感冒當道,每當音樂停頓或結束,便有不少人在大聲咳嗽,他們一定是沒有掩口。連我也擔心受感冒傳染。


看來,香港人的文化藝術素質要花功夫改進,否則,日後西九的大型表演場地也無助提升本地的文化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