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2日 星期三

梅媽媽等錢用,法官叫她找社署

我一向都對梅媽媽無好感。她早年已安排年紀少少的梅艷芳、愛芳兩姊妹唱歌表演養家。一直以來他的兒子梅啟明在身邊跟出跟入,大家有沒有想過他有沒有工作呢?我認為沒有。阿媽的心態當兩個女是搖錢樹,又有一個我認為不長進的兒子,難免大家可以見她一幅愁眉不展的臉孔。


 


阿梅死後,她的人生態度仍然依舊,不斷花錢,每月生活費12萬元,還不停要法庭批准由阿梅遺產受托人將財產供給自己及其仔花費。今日新聞所見,還振振有詞說阿梅死前承諾要讓自己有一個優質生活。不事生產,沒有收入而月花12萬元,真是「陰質」生活。沒有任何事是應份的。


 


其實阿梅遺產的流動現金不足,遺產受托人還要出售阿梅物業去還梅媽的債。梅媽還指遺產受托人收費「食水深」。其實該公司已兩年沒有收取行政費用。法官都看不過眼,叫她找社署協助生活費。做人做到她這樣,涼薄也要說句,活該。